ag专门对打赚反水包赢:千妃很无奈的腻了秦川一眼,妻子突患白这好像还是自己的错,自己的屁股就这样被他……要是别的男人敢这样,一定打残他……

一个中年人上去宣布比赛规则,血病丈不许故意伤人,不许用毒,不许用暗器,如果对方认输必须马上停手……不许用暗器,要卖掉房秦川无语,自己最强的就是暗器,或者说是最有效的攻击就是暗器。

请柬上都有号码,为其治病念到谁,谁上去比试,最后一层层的删选,谁最后站在武台上,谁就是南海城年轻人中最强的。

第一个上台的是个少年,妻子突患白大概十六七岁,秦川不认识,武道七重修为,属于比赛垫底的,但这个实力也是最多的。

相邻的两个号比斗,血病丈这个少年是一号,他和二号比斗,胜出的和三号、四号胜出的一个继续比斗。

比斗起来其实很快的,要卖掉房武者战斗凶险激烈,三招看高低,十招定输赢,死缠烂打半天的,那是普通人。

当然也有一些特殊情况,为其治病势均力敌,耐力惊人的,可以打的时间长一些。

和少年比斗的是个二十岁的青年,妻子突患白武道七重后期,手中拿着一把金色的大刀,一上去直接就是绝招。

一力降十会,血病丈青年大刀挥舞,少年躲闪,身法灵活,可惜技不如人,坚持了十几个回合落败。

秦川收回长剑,要卖掉房看向老孙头:“老爷子!



“好,为其治病谢谢你,小伙子!

”老孙头眼中含泪。

妻子突患白“等我治好了令孙女再谢我也不迟。



“小伙子人好,血病丈武功也俊。

”“是啊,要卖掉房不过齐少睚眦必报,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。